關於部落格
  • 8254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《愛殺十七》第一集─血色青春(及劇情猜測)

年溺水的惡夢,不斷困擾著宜真,令她只要一靠近水,就心生恐懼。

然而同樣溺水的宜靜,卻一點印象也沒有了。真相,究竟是什麼?

 

溺水的回憶,被母親所知的部分,是宜真將妹妹宜靜推入水中。

但記憶,往往是不可靠的,所謂的眼見為實,也常常只是部分的真相。

 

小時候在泳池旁玩耍的兩姊妹,我猜穿裙子的是宜真,穿短褲的是宜靜。

為了一個洋娃娃,兩姊妹起了爭執,爭執的目標物卻被拉成兩半。

搶到娃娃頭的宜靜,撲過去攻擊在水邊撈娃娃身體的宜真,趕來的母親,正好看到宜真的反擊,便誤以為是宜真攻擊宜靜。

 

 

 

宜靜不記得當時的事,也許是真的;亦可能是她的潛意識刻意封印了自己,封印了自己攻擊姊姊的記憶,而讓姊姊沉擔自責和任性的罪名。

這樣的自我保護也同時壓抑了自己。文靜乖巧的外表,氣喘柔弱的身體,少了一些壓力,也少了一些發展自我的空間。也許,所有事都是有得有失,端看你如何選擇。但宜靜意識得到自己的選擇嗎?

 

天底下沒有可以永遠隱藏的事。一旦強烈的喜歡上同一件事物,靜封閉的自我就會顯現,以前是洋娃娃,現在是青梅竹馬的嘉緯。

光明正大和他同行的是宜真,宜靜的心思只能隱藏。分裂人格─阿Cat,就是得不到滿足的自我投射。

引誘楊仁佑的是阿Cat,他卻誤以為是宜真。或許,這正是宜靜,或者說是阿Cat想要的,讓宜真不再純真,甚至讓楊仁佑攻擊宜真。

楊仁佑也察覺到了異樣,所以在渡假中心跟蹤宜靜,但所有人都以為他的目標是宜真。白天看到嘉緯和宜真的親暱,夜晚阿Cat便對怕水的宜真施予懲罰,迷戀阿Cat的楊仁佑剛好當了代罪羔羊。

 

其實,我覺得深沉內斂的宜靜比倔強率真的宜真吸引的多。

同樣是被偷拍,不用大呼小叫,只需一個微笑就能制止;對人的安慰也體貼入心。

宜靜就像深藏暗流和漩渦的平靜水面,不知多冷多深。然而,被她傾心所愛的人是幸福的,因為她是真心的牽掛著那個人。

只是同樣深沉的嘉緯,是不會被宜靜吸引的,反而脆弱又愛逞強令人一目了然的宜真,才令他覺得有趣。更何況,我覺得嘉緯是知道阿Cat的存在的,也知道阿Cat所做的一切。而化名「闇黑魔神」的他,知道母親和徐父的不倫,對徐家姊妹又是另一種複雜的心情。

 

喜歡屬於宜靜和克傑的那首曲子,一種淡淡的孤獨。

宜靜喜歡嘉緯帶給她的那種又近又遠的不安全感,喜歡牽掛他的感覺,哪怕他牽掛的不是自己。但只要這樣牽掛一個人,就能撫慰自己的孤單和哀傷。

雙胞胎也會孤單嗎?有一個和自己面貌相似的人一起活在世上,甚至一起生活著,不代表就不會孤單,因為人本來就是獨立的個體。

每個人都是獨立的個體,都應該受到尊重。如果為了刻意去迎合團體的利益,而傷害了個人的尊嚴,那這個團體,充其量只不過是一群沒有自我的可憐蟲罷了。

宜靜替克傑對班導說的話抱不平,她說的是群體(班級、導師)和社會價值觀(成績)對個體的壓迫,同時說的也是自己。在一個家庭裡,雙胞胎甚至兄弟姊妹間,難免會被貼上標籤,必須各司其職的扮演一個讓人辨識的角色,好維持群體的平衡。

 

那自我呢?

宜靜鼓勵克傑“我們自己也要非常的努力,才不會讓別人有傷害的機會。”宜靜自己呢?她的自我平衡,也許早就崩壞了。

盡情的表現自我,就幸福了嗎?出色的宜真也一樣被身為校長的母親壓抑自由,為了父母的面子,外人的眼光。

 

 

可能這部戲真正的兇手就是大人,成人世界的黑暗扼殺了青春的自我。

 

於是,戲裡的主角囈語著不要長大,卻忘了每一個成人都曾經埋葬過青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圖片來源:中視愛殺十七網站:http://www.ctv.com.tw/event/2006/kill/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